渴求和平 鄭秀媚教師   2018/02

jcc-smal.gif (1494 bytes)        
  
  
香港最近兩次發現了二戰時期的炸彈,令到灣仔一帶的活動和交通受阻,也叫人感受到戰爭留下的遺物,仍然影響著今天我們的日常生活。香港幸好有設備充足的警方爆炸品處理課人員,可以隨時候命拆彈,沒有造成嚴重的傷亡,並且此類的事件不經常發生,叫人們可以繼續安心生活。

      令我回想寮國的情況卻剛剛相反,我曾到寮國探訪宣教士,認識到當地人民卻每天都要面對炸彈的威脅,因為美國在越戰時期(1964至1973年),投下580,000個炸彈,至今約有1%的炸彈被清除,令今天的寮國人民,仍然生活在恐懼中。由於缺乏教育,孩子們不懂得分辨什麼是炸彈,什麼是玩具,很容易從山林和田野中,發掘了炸彈出來,就隨手拿來當球踢,造成很多孩童因此失去手和腳,更嚴重有的失去生命。

  另有農民要開墾新地耕作,因而誤觸和引爆炸彈,令其失去生命或工作的能力,變成家庭的負擔。這些事天天都在寮國內發生,傷害不只個人,也牽連到一個家庭。因為,連串的醫治和康復的財務,非他們能承受和負擔得來。所以,有農民自願參與非政府機構(NGO)學習拆除炸彈的技術,並到村落宣傳教育人民,分辨炸彈的真偽。由於拆彈人員的人手嚴重不足,很多婦女加入成為拆彈的人員,她們每位的背後有著令人傷感的故事。為了家人和下一代著想,她們勇敢地迎向危機,突破其限制,每天東奔西走,幫助同胞去解除炸彈的威脅。

   炸彈還有另一方面,帶給社會的威脅,就是它們釋出的化學物質,污染土地和地下水源,令眼見美好的山河,變成無用和危險處處的深淵一樣,迫使當地的人民放棄飲用來自天然的水,反而每月要購買樽裝水,加重每個家庭的負擔。所以,某些非政府機構的使命,就是在山區開發和建造過濾水的系統,幫助村民得到安全的食水來飲用。在香港我們每天扭開水喉,有自來水用,相信很難想像竟有亞洲地區的居民,猶如住在沙漠的地區的人一樣,對水的珍惜和重視,是如此的重要。

   耶穌教導門徒要彼此相愛,在我們這個世代,極需要這個教導和提醒,當我瞭解寮國的情況後,戰爭之後並不是帶來希望,反而產生了很多致命的後遺症。深盼世界的人,引以為鑒,渴求和平。

  求主憐憫!

  

 

back.gif (616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