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樂,因為可以崇拜 張鎮英牧師   2018/02

jcc-smal.gif (1494 bytes)    
  
『我喜樂,因人對我說:「我們到耶和華的殿去。」』(詩122:1)

     『我就走到上帝的祭壇,到賜我喜樂的上帝那堙C』(詩43:4)

  撰文之時,正是教育署宣佈,因應學校及院舍流感個案不斷趨升,全港幼稚園、幼兒中心及小學明天起提前放農曆年假。傳染病學教授袁國勇醫生坦言,作出這決定甚為困難,但是正確,因為再出現幼童死亡或嚴重染病個案便不值得。 有弟兄問我今主日兒童及少年主日學會否停課?我的回應是暫時未有需要,因為家長帶同小朋友來崇拜,主日學停課會對家長造成不便。主日學不停課,但需要作出一些防範措施,包括在堂會大門前為所有進入崇拜的人在雙手噴上消毒酒精潔淨雙手,鼓勵小朋友上課時戴上口罩。其實,流感個案不斷上升,不少弟兄姊妹也先後染上流感(包括我先前也感染了),不單要為小朋友安排防範措施,大人們也需要切實作出防範,例如在人多的地方包括崇拜時戴上口罩。

   提起崇拜時戴上口罩,我便想起多年前「沙氏」爆發,令到不少教會也要把主日崇拜停下來。教會很少情況下會暫停主日崇拜;不過,去年因為風暴關係,也先後三次暫停崇拜。其中一次,由於較早時間除下風暴信號,故此下午隨即可以恢復崇拜,當日亦有四成弟兄姊妹趕回來崇拜。細想一下,能夠崇拜其實並非必然。參加過短宣的弟兄姊妹能體驗過,山區的居民如何攀山越水、不怕辛苦走到崇拜的地方來崇拜!看看國內地下教會的信徒,他們不怕被捉拿,冒著生命危險走去隱蔽的地方崇拜!今天,生活在繁榮都市的你和我,又以怎樣的態度來崇拜上帝呢?

  上主日在崇拜裡向弟兄姊妹分享了我近來的一點深刻感受;之後,有弟兄姊妹來跟我閒聊,言談間問我,怎樣可以每主日渴望去崇拜?我對他們說,最基本的態度就是不要把崇拜看成為重擔,要帶著感恩的心、喜樂去崇拜,正如你會帶著喜樂的心去約會你心愛的人一樣。

  我想起詩篇大衛的說話:『我喜樂,因人對我說:「我們到耶和華的殿去。」』(詩122:1)同樣,我喜樂,因為每主日我可以到平安堂崇拜上帝!我喜樂,因為你們來到平安堂崇拜!我更大的喜樂,就是看到大家準時來到,按照耶穌的說話盡心、盡意、盡力、加上盡情地去崇拜上帝。崇拜上帝本是喜樂的事!然而,每當我看到崇拜開始時,仍有許多弟兄姊妹未到,我感到有點失落!每當我知道弟兄姊妹因為太夜入睡而遲到,甚或索性不回來崇拜,我感到難過!守時崇拜本來是應份的,何解成為部份人的重擔?偶然遲到或缺席崇拜,我相信弟兄姊妹必定有自己的難處,但若果週而復始都是如此,我為弟兄姊妹的屬靈生命感到擔心!

  再聽聽大衛的說話,他喜樂,因為可以一起來聖殿崇拜。我心中在問,到底平安堂每主日有多少人真正喜樂的去崇拜上帝?不妨大家自問一下:來崇拜,是因為要在崇拜中事奉?來崇拜,是因為多年來的慣性?來崇拜,是因為崇拜後約會弟兄姊妹飯聚?如是這樣,難怪崇拜裡只感到沈悶,而不感到喜樂!

  你可能說,我滿有生活壓力,我是帶著憂傷、悲痛來崇拜,怎能喜樂呢?其實,聖經中的喜樂並不是指從感官刺激而得到的開心快樂,因為這種感覺只是短暫的,像看完一齣引人發笑的電影或參加完一個狂歡派對,開心的感覺瞬間消逝。聖經裡「喜樂」一字,它的字根和「恩典」有關;聖經裡的喜樂是指人因為感謝上帝,倚靠上帝,上帝賜人力量,讓人從心發出積極、樂觀、正面的態度,滿有力量去面對任何景況。

    大衛的喜樂,不是因為他沒有煩惱,不是因為他生活上沒有遇到困難,不是因為他家庭沒有問題。大衛的喜樂,因為他知道在上帝裡面,有滿足的喜樂吸引他去崇拜,所以他在詩篇43篇說:『我就走到上帝的祭壇,到賜我喜樂的上帝那堙C』(詩43:4)。喜樂是從上帝而來的,世上的生活未必令人有真正的喜樂;所以,大衛雖然遇到許多的困難,他被掃羅追殺,甚至被自己的兒子追殺,但他最渴望的事,就是去到聖殿崇拜上帝,因為上帝能賜他喜樂,使他有力量去面對逆境。

    弟兄姊妹,崇拜不是上帝給我們的包袱;相反,崇拜卻能釋放我們的重擔,因為在崇拜裡,上帝要賜給我們喜樂的心,能以積極正面的態度去走前面的路。在新的一年開始,讓我們每主日渴望來到上帝的家一起崇拜上帝,學效聖經裡的大衛說:『我喜樂,因人對我說:「我們到耶和華的殿去」;「我就走到上帝的祭壇,到賜我喜樂的上帝那堙C」』


 

back.gif (616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