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信義會平安堂

牽手 劉立仁教師   2022/11


  每逢休假,我都有機會與太太一起接兒子放學。我們與一眾家長/祖父母/傭工在露天操場按孩子班別排隊。放學時間中午12時35分,大約至12時40分便看見學生魚貫抵達操場。我們遙遠向兒子揮手,總看見兒子雀躍回應。

  兒子離開隊列,與媽媽稍作擁抱和提問會去哪兒吃午飯後,便會主動去尋找班上另外一、兩位同樣需要由黃埔乘搭小巴往土瓜灣的女同學,一起同行。他們自然便會彼此牽手,有時候是兒子作主動,有時也分不清是誰首先牽著對方:男女、男女男、女女男……都見過各種「組合」。以我作爸爸的心態,似乎是「男女」(或者「女男女」的組合,哈哈)最為順眼。有時候,我也好奇到底兒子會否與男孩子一起遊玩;當然會,上星期兒子才在班上「舉辦」了「扭計骰大賽」,按他覆述「參賽者」不乏男生,而「冠軍」當然是兒子自己。對這些畫面,我有不少好奇和對未來的想像;看過《多啦A夢》(我們兒時叫《叮噹》)中的大雄和靜香(靜宜),便會有所聯想——友誼、拍拖、結婚……算是想多一點那份青梅竹馬的感情延續。

  「成熟,自然會想多一點;會想多一點,只會是成年人。

  對孩子來說,當下喜歡與對方同行、玩耍,就會以行動表達:示以笑容、牽手、送禮物,更年幼的孩子還會擁抱和親吻對方。孩子年紀愈大,從六、七歲開始認識自己的性別,到八、九歲開始辨別男生與女生群體生活之別,在社會化的過程慢慢塑造一些如「男仔只會同男仔玩」、「女仔會玩煮飯仔、毛公仔」等觀念,到後來「學會」性別的界線——從前會自然而作的牽手、擁抱甚至親吻,會被恰當視作只有親密關係中的雙方才會作的事。成長到青春期,因著荷爾蒙分泌等生理變化,男女之別更見明顯,關係也變得更為複雜。

  表達喜歡對方、想與對方繼續建立感情的意願,隨著長大成熟,漸漸變得艱難,需要更多謹慎考慮和計算。人本來就冀盼建立能給予安全感、穩定感和親密感的長久關係;正如我也盼望兒子今天牽著手的女生,將來仍會是他的好朋友。不一定發生了甚麼事與願違的狀況,有時候,關係總會隨著成長自然而然地變化和疏遠。

  信仰群體內的關係,按著聖經「這樣,你們不再是外人或客旅,是與聖徒同國,是上帝家堛漱H了。」(弗二19)是家人的關係,按理本是安全、穩定和長久的。同時,當人仍是罪人,有著各種怕受傷害的焦慮、甘於現狀的乏力嘗試和人我之別的難以諒解,總難有「想牽手就牽手」那份直接的表達和珍惜。到了甚麼時候方會表達?豈不只是在那些可逆轉與不可逆轉離別的時候,才能鼓起明知再沒有下次的勇氣去說出;有時候,更可能會太遲。

  「想多一點……」,有時候是怕受傷害,有時候是缺乏動力,也有時候是避免尷尬。同時,在這個不斷想多一點的過程,時間就流走了,不少機會也似乎錯失了。

  當然,正如我兒子只有一對手,就算有多喜歡、珍惜,大多只能同時左右各牽著一位女同學;要接受這份限制:我們總不可能對所有弟兄姊妹都尤如家人般珍惜。在這持續變遷的香港和世界,人口繼續流動,病患困苦不斷,誰知道今天尚能互訴感恩近況、互為關心代禱的教友肢體,明天將會身在何方何處?

  成熟,自然會想多一點。同時,若能單純地,更直接的表達,會有多少尷尬和無禮?!反之,若錯過了,又會有多少遺憾和可惜……?

  願我們有著主所賜的愛,去珍惜當下的彼此。


 

 

back.gif (616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