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信義會平安堂

調教你自己 梁華廣牧師   2022/10


  我終於可以參加到我負責牧養的尼希米團契了。大家知道平安堂有多少個團契嗎?如果不知道或不確定,邀請大家向弟兄姊妹發問,從而認識我們有多少個團契。

  教牧人員要參加他負責牧養的團契,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抱歉,在我的處境中不是,又或者是初期未能做到。大家又知道尼希米團在甚麼時間聚會的呢?尼希米團聚會的時間是在禮拜日午堂崇拜進行的期間同步舉行。

  我的處境就是我的視角、我的取向、我的習慣。對我來說,最難適應和接受的,是沒有參加崇拜的絕大部分過程,卻在最後給會眾祝福及報告。又同時在團契最後的時間,很多時候都是分享代禱的時間,大家分享生命高低之處,喜樂與掙扎,同心仰望上帝的時候,卻要提早告辭。所以,在最初到任的頭幾個月(除了因第五波疫情暫停聚會)都無法做到於午堂崇拜時離開及轉到尼希米團聚會。還有,如果是外來講員,心中總覺得不在現場是有些不尊重。

  當第五波疫情緩和,崇拜、兒童主日學及團契等聚會陸續恢復,實在難得可以在團契中與團友實體相交,催逼我作出改變自己的想法和習慣,調教怎去預先與講員溝通,請惠娥幹事或執事幫忙按時通知我返回崇拜場地。以致我能更有效的牧養弟兄姊妹,完成上帝所託付我的服侍。

  使徒彼得曾經對耶穌要走上十字架的道路有他的視角和取向,甚至想調教耶穌不去行這苦路。縱然彼得三次不認主,偏行己路,但主耶穌並沒有放棄他,因著對彼得的寬恕與接納,彼得願意被調教去牧養主的羊,甚至願意伸出手來,被別人束上,帶到不願意去的地方。(約 21:18)

  去年11月我也在月刊中提及,為要迎向新常態時,我們必需調教、準備、避免和接受裝備等去回應。

  按我們今年的主題方向:突破因循,調教更新。我們在甚麼地方已經突破了、調教了呢?有甚麼地方我們要放下,才能有更多空間去為主給我們的託付而調教呢?有甚麼我們需要學習和接受裝備,才能有更多力量去為主給我們的領受而調教的呢?

  回望過去,大家在跟隨基督的信仰路途上,被耶穌調教了甚麼呢?大家上一次被調教的是甚麼呢?距今有多遠呢?甚麼影響你停止繼續被耶穌調教呢?你現在最想被調教的是甚麼?

  耶穌說:若有人服事我,就當跟從我;我在哪堙A服事我的人也要在哪堙F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約 12:26)

  在疫情中,不能和不願突破或被調教的教會,已經跟不上耶穌或耶穌想服事的人。福音告訴我們,耶穌在哪堙A我們就要在哪堙A求主幫肋我們。


 

 

back.gif (616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