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信義會平安堂

四分鐘 梁華廣牧師   2023/08


  疫情中,未通關的時候,要搭火車上班,在粉嶺站上車,行到最後一卡,最多等一兩班車就可以有位坐。疫情過去,通關了,則很難確保等幾班車後會有位坐。如果連這一段路程都沒有位坐,就要企足過多小時才能返到教會。這樣開始一天,對我來說,消耗太多體力了。因此,就開始搭頭等火車返工,雖然昂貴,但保留體力工作更為重要。及後可以使用樂悠卡優惠乘車(坐頭等由粉嶺至觀塘是9.3元),確實感恩。

  開學、工作和通關等復常之後,連在粉嶺站頭等都不容易有位坐,於是就開始到上水站搭火車返工了。因為在上水站,頭尾車卡仍有很多空位,頭等就更多了。雖然仍是搭頭等,但不希望每天都要懷住看著那埵釭臟黕N朝著那方向急腳走去的心情上車。

  7月尾有一次當我乘𨋢下到月台,𨋢門一打開就有列車,我掙扎要否立刻上車,但又擔心若頭等車廂無位,等於白走一趟上水。最後大家可能都估計到,最終我沒有追趕上這班車。當列車在我前面駛過的時候,我看見尚有一些空位。


  無獨有偶,這事情竟在一兩日後再次發生。你估下我這次有上車嗎?因為上次看見還有空位,今次我掙扎更大,最後仍然沒有上車,最後同樣看見頭等車廂內仍有空位。這時候心情非常複雜。怎麼沒有汲取上次的教訓,應該還有空位的。再看看下一班車是四分鐘之後,就這樣白白的浪費了四分鐘,覺得自己真無用!

  不想由自可,一想就更多發現,更多可以反省的地方。為何竟然學習不到上次的功課呢?深深體會自己骨子堹u是一個如何穩陣和按既定程序行事的人。因為沒有去到慣常等候的車門位置,又看不見頭等車廂有多少的空位,就感到不安全,無把握。縱然上次經驗告訴我都有位的(其實絕大部分離開上水站的時候,頭等車卡總會有一兩個空位剩下),但為何仍然要墨守成規,白白浪費了四分鐘。這是某一程度的因循。

  從另一角度看,這也是沒有足夠的勇氣去嘗試新的經驗或嘗試冒險。老實說,雖然當刻看不見,但經驗和事實是列車上仍有空位的機會近乎百分百,所以真的說不上要冒什麼危險。就算上車後發現沒位坐,也沒有多付車資!如果真的要調教自己,突破因循,真是談何容易。我們願意做的,做不到;不願意作的,反倒做了。

  如果這是上主的召喚,前面突然有一班「列車」(任務)你要趕上,沒有要你多付甚麼(其實我們所能付出的一切,都是從上帝而來的),我們會如何決定呢?按照以往的經驗?按照自己的性格,既定的行程與習慣?還是什麼呢?

  雖然輝煌不再,但摩西很可能也沒有想過離開簡樸的曠野牧放生活,趕上荊棘中召喚他跳進的拯救同胞列車。耶利米先知很想按規矩與習慣,覺得夠秤(足夠年齡)才可以當先知,但最後他卻冒著危險,跳上這班要宣講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又要建立和栽植的先知任務列車。

  如果在基督堻ㄛO新造的人,舊事已過,可以重新再來,相信這就是主耶穌基督所應許,祂要為世人帶來的豐盛生命(約翰福音10:10)。我們究竟錯過了多少班上主召喚我們的列車呢?特別在這個新香港的處境中,我們以往的經驗,一些既定的程序、規矩或習慣,已經不足以回應這地方的需要。我們會怎樣選擇和回應上帝就在面前的呼喚呢?




 

 

back.gif (6166 bytes)